苍晓

同人子博:苍之未玄
懒癌晚期患者
深爱着汪星人的喵星人

第一次完全一个人缝合,啊,感觉有点丑

本名和圈名,就确实有符合项目了

这是一面只能照出墙的镜子(ಡωಡ)

第一次玩表情包
改图!
然后发现——噫!这像素!
噫!我把头发贴歪了!
先这样吧_(:3」∠❀)_缩进小被子
讲道理,不说怕不是都看不出是谁

延迟3w+恢复正常后
唔……
有毒
我发现了!天刀一延迟恢复后必定会有有意思的事情发生!

满级很久了终于下定决心潜入青龙会。
然后第一次遇到了背着说话的NPC。
该说蓝铮果然不一样?

【王乐】盟主与教主(下)

介于我打娘胎开始单身二十多年并不会写爱情……所以……跨越略大。

ooc

躺平任抽打。

.

某年某月某日,现今微草当家如今的武林盟主王杰希发现爱情来得如此突然。

   

到底是因为什么看上了那个人?王杰希有点搞不明白。而且那个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身为杂事特别多的武林盟主王杰希没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幸而徒弟高英杰逐渐成长,微草上下同心一意这才让王杰希有时间去找张佳乐。

  

身为一个很不称职的魔教教主张佳乐经常闲到无聊,所以当王杰希兑现承诺那些个正道人士的挑衅、踢馆少了之后就更闲了。于是张佳乐动起了收徒弟等徒弟出师了自己就跑路的念头。邹远小朋友不知是幸还是不幸的中招了。

   

张佳乐原本没指望王杰希真的带他去尝微草的药膳,自己这身份出现在微草那还得了。谁曾想没过多久王杰希把方士谦绑来了魔教地界。

  

“有些食材从微草带来不方便所以只好从你这就地取材了。”王杰希带着些歉意对身边的张佳乐说,在他们前面方士谦一言不发地买买买。

  

“我怎么觉得方士谦他心情不好?”张佳乐有点纳闷。“呃,大概是没睡好吧。”王杰希有点心虚。

  

方士谦除了医术高超也善作药膳,只不过他亲手做的药膳哪怕是微草内部也没几个人尝过。张佳乐的身份不好来微草的厨子带过去也不方便王杰希思来想去便去骚扰了方士谦。

   

“你大半夜把我喊起来就是为了给你那位做顿饭?!”方士谦强压住自己的火气默念着以后再算账下次研究不举药送王杰希做礼物。结果王杰希先纠正他:“还不算我家的,正在追求中。”

   

毒死算了。方士谦这边选着食材那边瞟着相谈甚欢的两个人想着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了王杰希的。

   

不过这顿饭吃的到是宾主尽欢,方士谦也是个随性的人再加上他之前一直四处行医眼界开阔一顿饭下来倒是和张佳乐开始称兄道弟。王杰希有些郁闷,自己也知道很多事但那些个江湖门派间的鸡毛蒜皮拉扯不清这个时候讲来实在是太扫兴。

  

“走遍大江南北又能实现自己的价值我是真的挺羡慕你。”张佳乐对方士谦说。方士谦摆摆手:“贵派虽被称作魔教但行事光明磊落造福一方百姓比我见过的那些个虚情假意之人好的多。”

  

王杰希在一旁听着心里暗记下来。

    

之后的日子,三月时王杰希邀请张佳乐前往扬州感受烟雨江南的诗情画意;五月相邀前往洛阳看一年一度的牡丹花会;盛夏时节去巴蜀之地观竹海赏山水……

   

可王杰希觉得张佳乐似乎就是把他当兄弟,最多是个很好的兄弟。

   

比如有一次在山间行走突然下起大雨,两人衣服都被淋湿好不容易找到个山洞。

  

王杰希想着虽然有备用衣服但这样的下雨天要是在山里过夜一定有些冷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搂着张佳乐休息。正想着呢,就听见那边张佳乐欣喜地喊他:“王杰希你看这里有很多木柴,想必这是专门为人躲雨用的。这下就不用担心晚上了还能把衣服烤一烤。”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不过能看到张佳乐毫无负担的在自己面前换衣服似乎也不错?

  

但这更说明了人家面对你很坦荡没有别的想法啊!

  

不过这也是王杰希不愿乘人之危。自从那次之后方士谦偶尔也会去张佳乐那里坐坐,介于自家师弟的缓慢进度方士谦体贴的给两人之间加了点情趣。可是王杰希在看到被酒气和情欲熏的晕乎乎粉嫩嫩往自家身上凑的张佳乐后只是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用冷水为他擦拭身体让人去找可以缓解药性的东西,别说酒后乱性了连人的小兄弟都没见到。

   

但王杰希也不总是有时间的。虽然有高英杰这个乖巧懂事的徒弟分担了很多但像武林盟会这样的大事还是要王杰希亲自去办的。

  

定址、主办方、各大门派的邀请以及人情往来……从盟会开始前忙到开始后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等到两个人再次见面已是元宵佳节。

   

这次的见面是张佳乐去找王杰希的。

  

张佳乐没那么感情迟钝但他不确定王杰希这么个人这么个身份会为了情爱不顾一切。山洞里那次不是没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遗憾但方士谦那次药量用的根本不多张佳乐一半是确实受影响一半也是在试探,可王杰希的反应更让他不确定起来。

   

不过自己可以追求他啊!我张佳乐什么时候怂过!?

   

如今两人几个月不见再一想之前似乎都是王杰希主动前来自己这个闲人倒是没主动表现过什么,此时佳节教中很热闹想必微草也是而且要去拜访武林盟主的肯定也很多。张佳乐感觉有点无聊,身边少了某个人似乎连节日的快乐都少了。

  

元宵佳节各地都会举行盛大的灯会王杰希看着已然成为灯与游人的海洋的街上心里也有些无奈。来拜访的人直到下午才完全离去自己根本没时间去找张佳乐,现在宗门里大多人都上街玩去了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兴致。

   

所以当张佳乐出现在眼前时王杰希真的震惊了。

   

“喂!给点反应啊。要不要去看花灯?”张佳乐伸出手在王杰希面前晃了晃,然后下一秒他就被人用轻功带着飞向了人潮处。

   

猜灯谜,吃元宵,拎着兔子灯……两个在武林上能掀起波澜的人一起在元宵灯会上玩遍了很多小孩子玩的东西。

  

在漫天的烟火中张佳乐凑近王杰希耳边问道:“你接受追求吗?”

   

“当然。”

  

“诶?!”

  

“大概是因为另一个江湖规矩吧,盟主和教主总会在一起。”


【王乐】盟主与教主(中)

一个没有逻辑傻不拉几一点都不甜的段子•中

OOC

.

  

一群人被押送到后山的木屋里,木屋里只有设在高处的透气窗除此之外没有想像中的刑具甚至屋内连一个看守都没有。大家开始纷纷议论,有人说这魔教把他们抓来也不知道会干些什么也有人说说不定就这么把我们困着等着我们求饶还有人猜测可能会用毒物……

   

虽然被人困着很新鲜但终究不舒服。王杰希靠着墙站起身撞开了门。一把匕首“嗖——”的钉在他的脚前。有人劝阻让他别白白丢了性命也有人觉得既然他想去送死何必多管闲事。王杰希神色淡然出去后带上了门。

  

又是一声破空之音传来,王杰希侧身那匕首堪堪擦过捆绑的绳索倒是给他解了绑。王杰希朝匕首射来的方向拱拱手飘身离去。

   

木屋这附近住的是一对兄弟二人也都是高手,只因不喜欢和太多人住一起便住在后山顺便帮忙吓唬吓唬那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如今王杰希这一手让他们感觉不妙见那人离去兄弟俩便一人前去禀告教主一人继续看守。

  

王杰希其实并没有离开,他躲在视觉死角处等着有人去报信。王杰希远远地跟着那人,幸好前山人挺多不至于让他被发现。王杰希看着那人站在一间屋外敲了敲门站了一会后离开,往四周看看没什么人注意便闪身冲进屋子。

  

“咳咳,不是说知道了这样闯进来又有什么事?”张佳乐正在吃糕点一个人突然闯进来把他吓了一跳,拍着胸口往下咽的时候一只茶杯递到眼前。

   

“谢谢啊。”张佳乐咽下糕点抬头道谢,“诶?你谁?”

   

王杰希看着眼前的人有点怀疑,那个冷峻又带些张狂的魔教教主确定是眼前的这个吗?

  

对于突然闯入而自己却未能第一时间察觉的陌生人,张佳乐应该警惕的,可是眼前这人一来没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意二来还很体贴的帮自己递了茶……于是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安静如鸡。

   

“其实,微草的厨子做点心也不错当然最好的还是药膳。”王杰希没忍住打破沉默。

 

“啊,这样啊,有机会一定去尝尝。”张佳乐被这人突然的开口打断思路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

  

一句问答结束继续沉默。

  

“那个,王某此次前来纯属误会还请教主见谅。”王杰希抱拳拱手向张佳乐行了一礼,谁料张佳乐一脸懵逼:“你谁?”

   

王杰希想起来自己易容未褪难怪张佳乐没认出来,想到这便从怀里掏出药水丝巾不消片刻一个武林盟主出现在张佳乐面前。

  

“我靠!王杰希你犯什么神……唔唔唔……”张佳乐喊起来然后被王杰希捂住嘴。“此事说来话长教主不想被人看到我在这吧?”“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佳乐拿眼斜王杰希大有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闹的意味。

  

“一来我就这么进了你的屋内传出去你教颜面何在二来那样就不免要和你打一架,实在是太麻烦。”

  

张佳乐冷静下来一想确实如此,而且自己现在还很困真动起手来怕是要吃亏。

   

“说吧,你想怎样?”

  

“这样吧,教主可否愿意招待我几天而王某保证在武林盟会上多帮贵教担待。”

  

魔教众人惊奇地发现那个前一天被抓来的富家公子摇身一变成了他们教主的座上客。张佳乐以要亲自盯着王杰希为由让他住在了自己的屋子里。

  

“你屋子就一张床啊,怎么睡?”“睡一起呗。”张佳乐满不在乎。

   

“你确定?睡一起的话要是我搞些小动作你可是很难不中招。”“得了吧,你不是那种人。”身为对手张佳乐对王杰希也有所了解,“再说你一来就自报身份现在又这么说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就目前而言也不会对我做什么。”

  

事实证明王杰希也确实没做什么。

   

第一天王杰希在张佳乐的亲自带领下参观了魔教及其地界的几个村庄,让王杰希惊讶的是这附近的村民非但没有表现出厌恶或害怕反倒很亲切地和张佳乐打招呼。

  

“呦,教主您来了啊。要不要尝尝看我这新出的点心?”虽是询问可这位掌柜的手里已经麻利的装了一包塞进张佳乐怀里。“教主啊,你上次帮忙带的药是真好,小老儿在这里替大家谢过您了。”“教主,跟您商量件事,我跟您教里的X姑娘情投意合但是她非说您是她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我俩的亲事要先问过您,姑娘家不好意思您看这……” 一天下来王杰希觉得自己都快要听不懂“教主”两个字了。期间还有胆大的姑娘向张佳乐自荐还有人顺带看上了王杰希问张佳乐要不要帮他朋友介绍对象。看看人家这教主做的,怕是比自己这个盟主还要受人爱戴。

   

第二天一早张佳乐和王杰希切磋武艺,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魔教人士,上至武林前辈下至刚会走路的小娃娃。王杰希不经意瞥见一个相传不好想与的武林前辈脖子上坐着个粉娃娃一脸严肃地站在一旁观战差一点走神输掉。

  

两人本就势均力敌现下不过是切磋没有必要真分个高度输赢,比试完后张佳乐觉得有点饿便相邀王杰希去厨房扫荡一番。然后王杰希站在门口神色复杂地看着因为一个酱肘子被厨房大妈一通教训的教主,张佳乐讨饶道:“别啊,我朋友还在呢给我点面子。”大妈转脸看见门口的王杰希,王杰希收拾好面部表情施礼说:“真是抱歉,刚刚与张兄切磋一番觉得有些饿了想来找些吃食,怕麻烦您便自取了真是不好意思。”大妈和颜悦色地放过了自家教主并且多塞了一堆食物给他们。

   

“为啥啊!”张佳乐化悲愤为食欲,“我才是教主好么!一点面子都不给!”“就因为关系好所以才敢如此吧。”王杰希笑着看着发牢骚的张佳乐,“微草就没有人这样对我。”“那是你太严肃了一点都不接地气。”

   

“下午要做什么?”“唔,好像也没什么事我想想啊……要不你去看书?书房里有不少古籍。”“那你呢?”“我?我最多看看话本啦。”“好啊。”

   

和武林盟主一起看话本的张佳乐感觉有点不太真实,主要是自己看的哈哈大笑的时候一抬头看见对面那人一脸面无表情仿佛就是在看一份文件。“要是不喜欢就算了吧。”张佳乐好心提议。“不,很有趣。”王杰希继续面无表情。

  

武林盟主就是不一样啊!张佳乐在心中感概。只是他不知道王杰希小时候为了不让家里人发现他不在好好学习而是在看话本早就练出了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

  

第三天,张佳乐原形毕露。这一天他是在一阵浓郁的香味中清醒的,睁开眼王杰希正坐在桌边品尝这附近最出名的卤味。

   

“你什么时候去的?!”张佳乐震惊。这家的卤味乃是一绝但每天限量供应去晚了就买不到。

   

“就在你早上嫌热踹我之后,当然现在已经快中午了。”王杰希优雅地擦了擦嘴角回答他,张佳乐瞬间不好意思起来。

   

“没关系,本来今天也准备跟你告别。我出来有一阵子也该回去看看。另外那些个武林人士还在后山关着,张教主行行好?”

   

啊,张佳乐一拍脑门,要不是王杰希提起来他都要忘记后山还关着一群的事了。

   

“走了。”王杰希站起身丢给张佳乐一包卤味,“这是帮你带的,有机会请你去微草吃药膳。”


【王乐】盟主与教主(上)

别太在意逻辑,一个傻不拉几一点都不甜的段子•上


.


“不过是江湖规矩,正邪势不两立。”张佳乐随意地靠坐在象征着魔教教主的椅子上看着下面抓来的武林正派人士打了个哈欠,“老样子办吧。”

   

那些个正派人士里有些个脾气躁的当场就喊了起来:“别嚣张!我师门不会放过你的!”

  

张佳乐撇撇嘴挥手示意赶紧带走。

  

有的人想挣开无奈被绑的结实,有的人破口大骂完全没有所谓的侠义风范,有的人注意观察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当然也有人纯粹好奇所谓的魔教到底是什么样子。

   

那边等这些人走到看不见了张佳乐瘫进椅子里捏了捏鼻梁。这些个武林正派简直有问题!没事干就跑到魔教地界上作死,本事不怎么样烦人的能力倒是一流。

    

昨晚和兄弟们搓麻玩到凌晨才睡下去没多久的张佳乐就因为这群家伙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摆出一副肆意妄为的姿态,虽然那双黑眼圈以及懒散的样子很给人加骄奢淫逸的分。

    

王杰希是现任的武林盟主,武林盟主一职听起来风光其实让人心累。哪家和哪家发生矛盾要你去评理啦,有断决不了的事请来主持公道啦,还有武林大会召开的各项事宜等等等等,总体来说大概除了听起来风光外就是个出力不讨好的角色。

    

不过介于王杰希平常在众人眼中的表现谁也没想到这群抓来的人里有一个武林盟主。

    

王杰希就是那个纯粹好奇的人。

   

除了师门里几位比较亲近的人江湖上几乎没人知道王盟主没事的时候喜欢易容跑出去转悠。原本还有着出于对自家徒弟的照顾但在被某人说要让小辈们多锻炼锻炼后开始原形毕露,打着让小辈们锻炼的名义自己偷懒。当然这一切是在摆出了一副出于对小辈们关心的样子下完成的,两全其美,深藏功与名。

   

不过那个为了完成自己远大志向走南访北的神医师兄知道后每次寄回调制的易容药水总要附带一封控诉他信。原本王杰希还有些顾虑但看到自家小辈们的表现后放心的游山玩水去了,当然也要时不时回去看看给他们帮衬帮衬。

   

唯一的不幸福大概就是这张脸实在太出名想要好好玩只好稍微易易容。

  

张佳乐做魔教教主很敷衍,日常习武闲逛偶尔去魔教地界上的村子里帮帮忙找护法长老练练手实在不行了召开一下内部会议商讨如何能把小日子过的更好,总之就是不想搞事情。虽说当的不尽职但从声望和武功上确实名至实归。功法上品内力醇厚生性活泼又生得一副好相貌。张佳乐主练的手上功夫,一双手骨节分明修长灵活,练到极致更是给人一种莹莹白玉之感。配合上他出色的轻功身法,可谓俊逸潇洒非凡,摘花飞叶皆可伤人。

   

不仅是魔教内部,就连武林正道里也有不少小姑娘暗自倾心于他。

  

因为自身缘故张佳乐对那些明明不是大恶之人却因为行事不拘小节或功法诡异亦或是癖好秉性有些古怪被武林正道打成邪门歪道的人深表同情,也因此魔教内部收留了不少这样的人。可是在那些个正道人士看来这反倒坐实了张佳乐图谋不轨,时不时派人来骚扰一下,让人不厌其烦。

  

所以那些个讨厌的家伙还是给点颜色看看吧。

  

王杰希被掳上山完全是个意外。他原本伪装成一个富家公子游山玩水惬意的享受着不用烦心的美好生活,哪想到被那群不知好歹的小辈坑了一把一同被绑上魔教山头。

  

哪家小辈这么麻烦?王杰希在心里计较着准备下次武林盟会对那个宗门冷淡一点。

  

王杰希对张佳乐还是有些了解的,一是名义上身为对头这么些年二是张佳乐的功夫确实不错而且出招光明磊落实在是个好对手。都说从一个人的武功和行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为人,王杰希实在不觉得张佳乐是个十恶不赦之人但一直苦于不好当面了解,再加上这些年总门派在盟会上怒魔教如何如何却说不出个具体的一二三四,细问之下更是漏洞百出,王杰希本质上是个懒人无奈做了这么个劳心劳力的差事表面上表示一定不会姑息私下里很是嫌弃他们没事给自己找事。

  

更重要的一点,王杰希从小家教甚严不仅要求他好好习武在一言一行上也要求君子之风,但那时候王杰希也是个小孩子也是会偷偷摸摸看话本向往江湖爱恨情仇的年纪,严谨的家教导致他从心底里更喜欢肆意随心的生活。

  

王杰希很早就想试试在有人打上门来的时候一吹胡子一瞪眼一拍桌子朗声喊到:“哪家的小兔崽子敢触你爷爷的霉头?!”可惜现实中他只能起身拂袖一派君子之姿:“不知这位朋友前来有何贵干?”

  

王杰希心中金丝大环刀是最能体现男子气概的,往肩上一扛站在那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然而现实里他只能从腰间抽出别着的扇子或者玉箫凹好造型还不能先动手。

   

人生着实无趣。

   

还是魔教听起来有意思。



110抽5个SSR,虽然有3个重复的
快要365天以及还有半级60满级,不知道能不能再出一个啊嘿嘿嘿
人要知道满足啊喂 ( ̄ε(# ̄)☆╰╮o( ̄▽ ̄///)